韩墨卿急步回到房间,走到内室,夜沧辰坐在桌前,抬头看着额头微微冒汗的韩墨卿。

二人四目相对,韩墨卿慢慢的走到夜沧辰的面前,“我……”

“我会保护好你的。”夜沧辰出声“我会用生命去保护你,不要怕好吗?我想,我是没办法放手了。”

看着他眼里的那丝害怕,韩墨卿的心突然像是被拧起一般的疼。

他血染沙场,剑指敌人,什么时候害怕过,什么时候这般乞求过。可是这一刻,她却看到了他眼里的怯意,这一切都是因为她。她想,她应该没有什么觉得害怕的了。

韩墨卿上次,双手穿过夜沧辰的腰部,脸贴到他的胸上,紧紧的搂着“你应该先让我说的,我们一起走吧,以后的路都一起走。”

她的身上还带着从外面带来的凉意,但是她的话却让他觉得无比的暖意。

夜沧辰抬手将人拥在怀中,“韩老相爷所说的那些问题确实存在,只是他不知道的是,我早就跟皇兄说过,我不要那个位置,这江山是姓夜的,但也绝对不会是我夜沧辰的。”韩墨卿其实懂的,若是他真的想要,夜玺国是不会有太子的。但是他在躲避一件事,很多东西不是他不要别人就会以为他不会抢的。但是那又怎么样,他要,她就帮他抢。他不要,她就守着他。那些东西

对她来说也不过是过眼云烟,因为她相信,眼前这个男子是愿意用生命保护她的。韩墨卿轻轻的将夜沧辰推开了些,认真的看着他的双眼,“我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,我会武功,我的武功或许没有你高但至少我可以自保。我要的不是躲在你的身后跟你走以后的路,而是并肩而行。

夜沧辰低头看着韩墨卿,她是那般的美丽、聪明、勇敢,然而这个女子是属于他的。

他的胸口炙热的烫,千言万语萦绕在胸前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

空气间期着一丝淡淡的甜意,夜沧辰鬼始神差的慢慢低下头去。

这又是怎么了?韩墨卿突然现自己又像是被点了穴一般,居然动也动不了。而眼前这张脸却越来越大,然后,她的唇上感觉到一股柔软的暖意。

她猛然的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夜沧辰,他,他又亲她!

夜沧辰的唇贴着韩墨卿,她的唇有些凉意却那般的软。

两人四目相对,唇贴着唇。

呃……

夜沧辰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,离开觉得不舍,又觉得就这样贴着远远不够。但是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韩墨卿看着夜沧辰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突然觉得莫名的尴尬,她后退一步,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唇与夜沧辰的刚离开,夜沧辰立即一个迅的搂住她的腰将她拉了回来,再次低头压了上去。突然其想的伸出舌尖舔了舔韩墨卿的唇。

韩墨卿目瞪口呆的盯着夜沧辰,他!!!

好甜!夜沧辰却像是领悟出什么一般,又舔了两下。

还想继续的时候却被韩墨卿一把推开,他有些失落的看着韩墨卿。

韩墨卿捂着双唇,满脸通红羞怒的瞪视着夜沧辰,“你,你干什么!”

夜沧辰有些委屈,“我就试了试,不过,你吃了什么吗?为什么唇上这么甜?”

他认真的表情让韩墨卿想生气都没办法,“你!你才吃什么呢,我都要睡觉了还吃什么东西啊。”

“真没吃吗?可是真的很甜啊。”夜沧辰一副好奇宝宝的横样。

韩墨这下连瞪眼的力气都没有了,这人,这人是块木头吗?这种事情能用来说吗?她转过身去抚着还微微烫的唇,外界不是说他聪明绝顶吗?怎么笨起来却这般的可怕呢?

夜沧辰见她这般以为她是真的生气了,“你,你别生气啊。我,我真的没骗你,你要是不信你可以自己舔一下。要不你舔我的也可以。”

他这是说的什么跟什么啊!

韩墨卿迅转过头去,“别说了!”

夜沧辰立即禁了起,可是双眼却是委屈万分,是真的甜的啊,要不然他也不会还想再舔。

见他终于不再说话了,韩墨卿也才能让自己静一静。她走到桌边坐下,慢慢的平静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。

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夜沧辰坐到韩墨卿的面前,双眼委屈的看着韩墨卿。

韩墨卿半气道,“别这样看着我了!”

夜沧辰仍是看着她不说话。

韩墨卿总觉得他的眼神又要再一次将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看乱“你倒是说话啊,这样一直看着我做什么,我的脸上又没有字。”

“是你自己刚才让我别说了。”夜沧辰的话语里带了丝说不出的撒骄跟委屈。韩墨卿突然就生不了气了,对一个人的喜欢会越来越多吗?只是这种增加的度让她都觉的有些可怕,韩墨卿看着夜沧辰不好意思再提方才的事情,转移话题道“夜先生惊马跟府中闯入刺客的事情,你

跟夜先生打算怎么处理?”

“黑衣人被我抓到这件事我是跟皇姐说了的,毕竟这件事跟她有关。我们今日下午的时候商量了一下,这件事是一定要告诉皇兄的,这已经牵扯到两国之间了。”夜沧辰道。

韩墨卿想了想道,“你觉得朝祥国的人突然来夜玺国做这些事有什么用意?难道他们想要开战?”

夜沧辰摇头否定,“不会的,朝祥国自从十年跟我们一战,元气大损,近两年兵力也才好一些,又怎么可能想要开战。至少五十年不战的约定是一定会守着的。”

“那是为什么?”照他这样的分析,他们应该没有理由这般做才对。

“我跟皇姐讨论了半天也没有猜出是为什么,明日我入宫便将这件事告诉皇兄,到时候再看看要怎么做吧。”夜沧辰看着韩墨卿道,“你不用太担心,皇姐的身边我又调了些人过去,会保护好她的。”

韩墨卿点头“恩。”

说完后,夜沧辰与韩墨卿两人静静相视,看着夜沧辰越来越深遂的眼眸,韩墨卿忙转开头,“时间不早了,我,我要休息了。”

夜沧辰眼里闪过一丝不舍,随后点头,“恩,那我就先走了,你早些休息。”

说完却还是坐着,韩墨卿微叹了口气,那你倒是走啊。

夜沧辰看了韩墨卿会,随后没有说话,慢慢的起身。今晚太过美好,让他觉的有些像梦,他居然有些害怕,怕这一走明日一切都是原来的模样。她对自己不理不睬,自己也只能远远的看着。

“我走了。”夜沧辰说。

韩墨卿突然伸手将夜沧辰拉住,夜沧辰疑惑的回头看着他,“还有事?”

韩墨卿上前一步,走到夜沧辰的身边,然后扭头看着他“你看,我们站在一起呢。”

“恩?”

“以后,我们会一直站在一起走。”韩墨卿拉住夜沧辰的手坚定道,“一直。”

夜沧辰反握住那双柔软而温暖的手。

“你是勇敢的,而我也不是懦弱的。有你在身边,又何惧那些所谓的危险。”韩墨卿一字一句道,“我不做累赘。”

她是那般的骄傲,让他引以为豪。

夜沧辰淡淡一笑,“你不是累赘,是铠甲。”

远离她给她安,那是懦夫的行为。而他,不是。他要守在她的身边,他要用自己的双手保护她。夜沧辰想,娘亲没有骗他。真的有一天,他会遇到一个让他觉得幸福的人,会遇到一个让他想要用生命去保护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