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丝瓜影院app无限观看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暴雨下了好几个小时,到了后半夜,才终于停了。

楚伊瑶被电闪雷鸣惊醒,睁开眼,四周空无一人。

“孩子呢?”

楚伊瑶慌了慌,刚下床,整个人精疲力竭的摔在了地上。

一旁的桌子,被她撞着发出了巨大的响声。

灯亮了起来。

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恍惚间,楚伊瑶以为自己是在做梦。

“冷幽冥?怎么会是?”

男人步步靠近,将她扶了起来,“曦儿,我们将近一年没见了。”

楚伊瑶推开他,跑了出去。

肉嘟嘟小可爱美女

身上是剧烈的疼痛,她顾不上了。

踉跄着步子,楚伊瑶走到外面,一间间的找。

可是她找遍了,没有她的孩子。

“楚小姐,还不能随意走动,当心受寒。”

医生走了过来,连忙将她拦住。

“倾心呢?倾心在哪里!?”

楚伊瑶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,声音喊到了嘶哑。

医生低着头,没有回答。

“告诉我?孩子在哪儿!”

现实,可千万不要是她想象的那样……

她已经失去了墨乔御,要是连孩子都失去了,她会崩溃的!

“孩子生下来了,很健康,可……可是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楚伊瑶倏地的跌在地上。

寒意从脚底窜上,冷的浑身发抖。

倾心,被冷幽冥带走了,还能活吗?

“曦儿,快起来。”

楚伊瑶听到这阵熟悉的声音,仿佛是恶魔在逼近,她恐惧着,没了反应。

冷幽冥俯身,将她拽入了自己的怀里。

玫瑰香袭来,刺激了她的神经。

楚伊瑶疯了一样的吼着,“冷幽冥,为什么这么阴魂不散?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我不欠的!放过我好不好?把倾心还给我……”

她不能没有倾心,不能……

“放过?这怎么可能?”冷幽冥低头俯视着她,“是不欠我的,可谁我们就是遇上了呢?我比墨乔御先出现在的生活里,可凭什么,在乎的只有他!?”

他做了这么多,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,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,为什么要放弃?

“墨乔御死了,老天都不让他活着,我们在一起,这是天意,曦儿,就认输吧!”

“不——”

楚伊瑶挣扎着,用尽了一切的力气推开他。

她跑下了楼,她要去找倾心!

楚伊瑶没有注意到身下的阶梯,双腿抽筋,整个人摔下了楼梯间。

她的掌心被划伤,血肉模糊。

全身上下疼的,再也不能动弹。

楚伊瑶就这么跪在地上,看着冷凌抱着一个孩子走了过来,他的手上,拿的是一把匕首。

“不是要找孩子么?她就在的眼前。”

墨倾心安睡着,全然不知外界发生了什么。

楚伊瑶看着她,又笑又哭。

很可爱的宝宝……

她想伸手去抱着她,冷凌手里的匕首,逼近了孩子的心脏。

楚伊瑶瞳孔皱缩着,一动不动。

“楚小姐,劝还是乖乖听冷先生的,的孩子现在在我们手上,要是再这样闹下去,我保证这孩子活不过明天!”

“疯子!们都是疯子!”

楚伊瑶恨极了,她到底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要这么惩罚她?!

冷幽冥叫了医生,送她去诊治,这么一番折腾,她的身体情况好不到哪里去,他不希望这女人落下病根。

墨倾心这才睁眼,大哭大闹。

冷幽冥把孩子接了过来,但是他哄不好,孩子仍是在哭。

他柔声继续哄着。

冷凌不敢置信的睁大眼,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冷先生这么温柔的样子,何况还是对一个婴儿。

“冷先生,这又不是的孩子,这又是何必呢?”

他以为冷先生会把这孩子丢进海里,可谁想到他不但不处理,还亲自伺候着。

“这可是墨乔御的孩子,……”

“谁说的?这就是我的孩子!她姓冷,不姓墨!”冷幽冥再次强调了一遍,语气坚决的不容忽视,“下次我不希望听到类似的话,否则可以滚了!”

冷幽冥擦身而过,忽然想到什么,又停了下来,“刚才吓着曦儿了,自己去领罚!”

闻言,冷凌正在原地,良久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凌晨五点,天空还是黑沉沉的,海风带着稍许的凉意。

一个黑影动作敏捷的闯了进来,所经之处,守卫全部悄无声息的倒下。

男人藏在别墅后,躲开了正面的守卫,爬了窗。

他翻进了三楼的房间,室内昏暗,他的夜视能力极好,依然能看清床上的女人。

许焕然没有停留,走过去想把楚伊瑶叫醒。

可女人完全陷入了昏迷。

他将楚伊瑶缠在自己的身上,带着她爬下了窗。

岛上弥漫着一股怪异的气味,还没反应过来,巡逻的人纷纷倒下。

许焕然选了一条偏僻的道路,带着楚伊瑶远离。

他匍匐在一块巨石后面,等着消息。

楚伊瑶昏迷不醒的躺在他的肩上,眼角还有着未干的泪痕。

不难想象,她经历了什么。

许焕然很心疼。

她从小到大,总是承受着种种波折。

而自己,还是没有做到将她保护的不受到任何的伤害。

许焕然也会恨,如果当初他早点去查冷幽冥的身世,或许一切会是不一样的结果……

“乔御,倾心……”

楚伊瑶念着两人的名字,声音很缓很轻。

许焕然握住她的手,希望能给她一点安慰。

萤火虫升在空中,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形状,朝着森林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
许焕然看见了,便明白秦羽已经把孩子带出来了,现在正在海边。

他背着楚伊瑶,迅速的往海边走去,岸口,他安排了船。

墨乔御醒了,伊瑶和孩子都救回来了,这样他们一家三口,又能团聚了。

山上的路并不好走,许焕然走了十五分钟还没有到达。

“焕然哥,是吗?”

楚伊瑶醒了过来,她的身子极度的虚弱。

“是我,秦特助已经把倾心带到岸边了,那里有船,我用特殊的香把别墅的人迷倒了,放心,孩子会没事的!”

楚伊瑶红了眼眶,这个男人,又一次救了自己。

“焕然哥,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许焕然笑了笑,“不对好又对谁好呢?伊瑶,不用内疚,也不用感谢,从小到大,我一直在做我认为对的,值得的事情,无论结果如何,我无怨无悔!”

他的付出,只给她一个人,不求因果,不求回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