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丝瓜视频下载免费视频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岳重也是一脸无语,自己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老婆啊,们不要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嫁给我好不好,还二老婆小老婆,亏们想得出来。

“岳重,我要跟单挑!”白克扎抓狂了,他感觉自己的世界已经要崩塌了。

之前好不容易遇到廖雪这么个美女,但是却跟岳重不清不楚。

不过这也算了,反正廖雪这种小姑娘不是他的菜。

但是这三个美女每一个都让他心驰神往,可是却又全部被岳重收入囊下。

这简直就是赶尽杀绝!

为毛长得漂亮的女人都要插一脚啊,丫是种猪啊!

“确定要这么做?”岳重看向白克扎。

白克扎顿时有点软趴了,岳重的实力他是知道的,那凶残的虚像还历历在目。

单挑的话,自己分分钟要被打成肉饼。

可是,他咽不下那口气啊。

居家可爱活力美少女生活照

“哎……”白克扎摇着头,很是悲伤的叹了一口气。

“行了。”岳重搂住白克扎,“小白啊,做人呢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。缘分这东西不能强求的,放淡定一点,总会遇到属于的那个女人的。”

白克扎一脸幽怨。

开心妹,我一点都不开心;缘分大爷,美女都被夺走了,我还缘分个毛啊。

“小白,跟我过来一下。”岳重突然冲着白克扎说了一句,接着两人便是走到边上去了。

看来是要说悄悄话。

“那个窦文则什么情况?还没有动手?”岳重刚刚看到了队伍中的窦文则,没想到这小子还在,倒是挺能忍的。

“草,还说呢,这小子胆子真是小得我都替他着急,都这么多天了,硬是憋着没什么动静。”白克扎也是有些无语,本来他还想着好好虐窦文则一顿,可这家伙就是不动手。

窦文则不动手的话,他总不能直接出手,说不过去啊。

“就没有刺激刺激他?”岳重问道。

“额,怎么刺激啊?而且这样不好吧,万一人家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改邪归正了呢?我再去挖坑给他跳,就有点过分了。”白克扎说道。

“真是一个好人。”岳重白了白克扎一眼。

白克扎完全没意识到岳重这是一句反话,咧着嘴应道:“那是,我一直是一个富有爱心与同情心的富二代。

岳重:“……”

“行,继续当好人,坏人就由我来做吧。”岳重说了一句之后便是直接朝着窦文则走去。

他可不想浪费那个时间,因为他不可能一路跟着,然后慢慢的等着窦文则出手,所以只能加点油上去了。

“岳重!”看到岳重岳重朝着自己走过来,窦文则不禁是有些咬牙切齿。

每次看到岳重,他就不禁想起岳重给他的那两个大耳光子,真是让他怒火冲天。

“窦文则是吧?”岳重站到窦文则面前,淡淡的说道。

“之前我抽了两个巴掌,现在心里肯定很恨我吧?”岳重问道。

是啊,我恨不得去死,窦文则心里大吼起来。

不过嘴上却说道:“没有没有,之前我确实有不对的地方。”

岳重眉毛微微一挑,倒是还学乖了。不愧是大学生,这学习能力就是好。

“喔,这样啊,既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那说说看,错在哪里?”岳重扬起眉毛,继续问道,嘴角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跟家岳爷玩心机,小伙子,还嫩得太多。

果然,被岳重这么问,窦文则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。

这就好比搞了别人老婆,还要别人反过来给道歉,说我老婆腿不长,皮肤不白,让您受累了。

这种情况下,是个人都要怒。

“不说,那就是在恨我咯,是对我有意见咯?”岳重眯着眼睛问道。

周围的大学生,不少都是怒视岳重,因为他们觉得岳重太过分了。之前都已经抽了窦文则的脸,现在又跑上来这么嚣张一顿,明显就是欺负我们。

要是有能力,窦文则真的想指着岳重的鼻子骂:我当然恨,当然对有意见,说的都是废话!

只是他却不敢,岳重那家伙肯定是武者,之前抽自己脸的时候,他一点都反应不过来。

所以,他只能等。

他已经联络到了他爹,而他爹已经请了一些人过来,到时候,绝对可以让岳重好看。

这个该死的家伙!

“没有,我说了,之前我确实有错,不好意思。”窦文则咬着牙给岳重道歉。

“听起来一点诚意都没有啊,来,再说一遍。”岳重抱着双手,淡淡的说道。

欺人太甚!

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,这个岳重到底怎么回事,人家都给道歉了,还想怎么样。

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窦文则呼吸有些急促。

“嗯?说什么?刚刚我在想事情,没听清楚,再说一遍好了。”岳重扭着头,完全就是一副我要拉仇恨,有种这打我的表情。

什么!

再说一遍,太过分了,实在是太过分了!

窦文则就算再能忍,也有点忍不住了,岳重明显就是在欺辱他,是在作践他窦文则。

这个该死的混蛋,他怎么敢这样!

“岳重,特码的真是给脸……”

窦文则的话还没有说完,便是凭空响起一道脆生生的巴掌,打得窦文则直接倒地,脸蛋砸在沙子上,跟之前真是一模一样。

“想说我给脸不要脸是吧?哎,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坏话了。”岳重一边摸着自己性~感的胡渣,一边说道。

窦文则将脸抬起来,然后狠狠的看向岳重,眼中充斥着阴毒之色。

“啪!”岳重蹲下身体,又狠狠的给了窦文则一巴掌。

窦文则又一次吃了满口的沙子。

我都没说话,为毛要打我啊!

“哎,忘了跟说了,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用阴狠的眼神看我了。”岳重说道。

窦文则心中顿时怒吼起来:岳重,要不要脸,刚刚还说最讨厌别人说坏话的,为什么眨眼的时间,最讨厌的东西就变了啊。

“滴……滴滴……”突然,窦文则身上响起几道很微弱的声音。

岳重微微一愣,这似乎是定位器的声音。